蘭州拉面“傲得很”!
新聞資訊 > 拉面文化 2014-01-07 閱讀 1214 6

西北人到北京,總說(shuō)不好,最大的不好,就是沒(méi)有蘭州拉面。我們大北京兼收并蓄海納百川,蘭州拉面的牌子掛得天上地下,怎么說(shuō)沒(méi)有?到了蘭州吃過(guò)第一碗正宗的蘭州牛肉面以后,才知道他們的意思。蘭州拉面是一種癮頭,無(wú)論你多繁忙,多高尚,到了早晨,大家心中就只有它。

一大早起來(lái),饞蟲(chóng)頂著(zhù)我四處搜尋。好像蘭州的高大建筑都在晨曦中淡去,只剩下四處高懸的綠牌子。處處彌漫著(zhù)牛肉湯的味道。我是去吾姆勒、金鼎,還是馬子路?牌子嘩啦啦地翻,口水嘩啦啦地轉。怪不得西北人會(huì )說(shuō),蘭州人三天不來(lái)個(gè)lsquo;牛大碗rsquo;就心火難捺。

img

蘭州的牛肉面館子沒(méi)啥檔次,伙計卻牛得很,你催他快上,沒(méi)用。你上班急,人家精工制作比你心情更迫切,好好等吧,沒(méi)誠心還想吃正宗牛肉面?為了顯示技術(shù),師傅吱扭扭推來(lái)個(gè)小車(chē),當場(chǎng)拉面。你要喜歡圓面條,可以選擇粗、二細、三細、細、毛細5種;喜食扁的,可以選擇大寬、寬、韭葉3種;想吃出個(gè)棱角分明的,拉面師傅會(huì )為你拉一碗特別的蕎麥楞。拉到得意處,師傅還會(huì )來(lái)個(gè)華麗亮相,讓客人摸摸,以示手藝童叟無(wú)欺。

熱氣騰騰的牛肉面上來(lái)了,就像澄澈的湖面。主人津津樂(lè )道,蘭州牛肉面講究一清、二白、三紅、四綠、五黃。即牛肉湯色清氣香;蘿卜片潔白純凈;辣椒油鮮紅漂;香菜、蒜苗新鮮翠綠;面條則柔滑透黃。我卻顧不得許多,撥開(kāi)紅油,一筷子面就進(jìn)了嘴。就像孫悟空念動(dòng)了避水訣,滾燙的湯在嘴里立刻閃向兩邊,留下寬面條獨奏亮相。

如果說(shuō)天下面條之變,萬(wàn)變不離其宗,蘭州的面卻獨樹(shù)一幟。比如說(shuō),一般面條進(jìn)嘴味道都向左轉,那蘭州牛肉面就是向右拐。這出人意料的急轉彎所為何來(lái)?主人一拍桌子:你說(shuō)對了。因為蘭州拉面是蓬草燒成的灰化成水發(fā)的。這種獨一無(wú)二的發(fā)面方式,造成了蘭州牛肉面獨步天下,讓所有到過(guò)蘭州的人過(guò)嘴不忘的局面。

這個(gè)世界不怕貴,只要有錢(qián),都能買(mǎi)來(lái)。而真正珍貴的,是錢(qián)買(mǎi)不來(lái)的。在甘肅,這個(gè)蓬草灰也許不值錢(qián),到北京,卻生生發(fā)不了這個(gè)味兒的面。錢(qián)多讓人驕傲的時(shí)代慢慢滑過(guò)了,稀有讓人自豪的時(shí)候來(lái)臨。所以,蘭州拉面沒(méi)什么,但是民心工程。在甘肅,什么漲價(jià)還好說(shuō),就是拉面不許漲。肉少點(diǎn),也要讓百姓吃到兩塊五一碗的面條。牛肉多少決定拉面價(jià)格,卻不能決定拉面味道。

蹲在路邊那些低矮簡(jiǎn)陋的面館前,吸溜吸溜吃面的人,也許他站起來(lái),掏出紙巾擦擦嘴,直接開(kāi)上了寶馬車(chē)。最不值錢(qián)的空氣和水,我們無(wú)法離開(kāi)須臾。就像牛肉面,蘭州人可以不開(kāi)寶馬車(chē),但一天不吃幾塊錢(qián)一碗的蘭州拉面,相當于人生少了三分之一。

曾聽(tīng)支援西部的人回來(lái)說(shuō),西北干部傲得很。我也不明白。他們是被援助被幫扶的,有什么好傲的?到了西北,撥開(kāi)漫天的沙塵,近距離才體察到這里春花爛漫,黃河奔騰,激蕩著(zhù)一種原動(dòng)力。這里的錢(qián)要搞環(huán)保,沒(méi)有這里的犧牲,哪有黃河下游的山清水秀,哪有北京的河清海堰?這里的資源要貢獻給國家,沒(méi)有這里煉油廠(chǎng)日夜轟鳴,哪有我們的好日子?

想想自己,其實(shí)最討厭的人是錯認他鄉是故鄉的,是明明來(lái)自鄉間還假裝香港口音的,是胃痛如絞還要堅持說(shuō)愛(ài)吃西餐的。為了捍衛和張揚自己家鄉的味道,并以此為傲,何錯之有?蘭州牛肉面給了西北人這種獨特的拉面性格,是憨厚的、低調的,更是幽默的。他們謙稱(chēng):我們甘肅沒(méi)什么文化,只有敦煌和《讀者》;我們甘肅沒(méi)什么科技,只有酒泉衛星發(fā)射中心;我們甘肅沒(méi)出什么干部,只有總書(shū)記和總理。